• 湖南省益阳市牵手第十二师二二一团举办“湘疆情深 爱洒兵团”捐赠仪式 2019-05-25
  • 一封请战书 一片赤子情 2019-05-25
  • 泸州老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2019-05-24
  • 少年少女们半夜相约花房, 第二天就可以带回家见父母 2019-05-23
  • 保温杯,嘴边的健康隐患 2019-05-22
  • 原来这小菜竟能让癌细胞自杀 以后可要多注意了-美食资讯 2019-05-21
  • 池州:上千名幼儿及家长共同诵读古今经典(图) 2019-05-21
  • [中国新闻]韩朝军方商定重启陆海军事通信渠道 2019-05-20
  •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 2019-05-20
  • 日本樱岛火山大规模喷发 目前尚无人员伤亡 2019-05-19
  • 陕西那些事儿——西部网 2019-05-19
  • 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理论论坛暨社会管理创新案例颁奖典礼 2019-05-18
  • 吉林省交通运输厅原党组成员、副厅长李恩会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9-05-17
  • 北京东城区食药监局夜查簋街小龙虾 2019-05-17
  • 女排面对6强全败创造耻辱!最大收获还在比赛受伤 2019-05-16
  • 记忆东丽

    李家台村

        发布时间:2019-02-22        

    村情简介:李家台村,原属于刘台村,1994年,军粮城镇的刘台村一分为四,分成刘台新村、李家台村、后台村、北旺村4个行政村。李家台单独成村,由“李家台”“小庄子”“刘家坟”“八间房”、刘台小学、军粮城中学等组成,占地面积4.5平方公里,耕地面积约4000亩。有425户,68个姓氏,农业人口1525人,非农业人口245人,少数民族10人,包括回族、白族、蒙古族、壮族等民族。村北邻后台村,西邻刘台新村,南邻塘洼村,东邻苗街村。2014年4月李家台村撤村,现村民统一搬进军粮城新市镇军瑞园、军祥园、春竹轩、夏荷轩、秋棠轩、冬梅轩居住。

     

    村名的由来

    明建文元年(1399年),燕王朱棣发动“靖难之役”,挥师南下。刘氏一族为躲避战乱,从南方北上,在军粮城原刘台村西侧一高地定居。因刘氏是第一户来到此地的人,因此这里被称作“刘台村”。

    后来,战乱不断,自然灾害频发,各地难民四处寻找生存之地,李氏一族来到刘氏家族东侧高地落脚,后经繁衍和直系家族迁入,形成“李家台”。1994年,军粮城镇的刘台村一分为四,分成刘台新村、李家台村、后台村、北旺村4个行政村,李家台单独成村,变为李家台村。

     

      讲述人:刘焕丰,79岁            肖培玉,72岁             韩冬生,65岁           刘天华,59岁                   整理人:陈天诺

     

    一夜娃娃变大个,两天筑起三官爷庙

    相传,老刘台村有个叫赵二射的小孩子,天生饭量大,经常为吃不饱饭而吵闹。某夜大禹托梦给二射,只要他为“三皇”尧、舜、禹修好庙宇,便可庇佑他日后天天吃饱。二射一听能吃饱兴奋不已,可转念一想自己一幼童哪能搬得动修庙用的大青石,不由泄了气。大禹似乎看破了他的心思,不待二射提问,便告诉他,等醒来之时自然明了。

    这时,酣睡中的赵二射肉身发生了急剧的变化,先是腿变得粗壮结实,紧跟着身子变得滚圆滚圆的,胳膊也明显健壮起来。一时间,二射浑身上下都在不断增长,二射睡的床因其增长过快而发出剧烈的响声,床上的几块木板也因承受不了越来越重的身体而“噼里啪啦”发生断裂。巨大的响动惊醒了睡在隔壁屋的二射母亲。二射母亲进屋一看,自己的孩子已经长成和成人大小差不多的样子,顿时吓坏了,急忙上前拍了拍二射的头。这一拍不要紧,不但惊醒了睡梦中的二射,也打断了他躯体的生长,造成二射四肢虽都已成长健全,可偏偏头部没有发育。所以二射有一个魁梧的身子,但却顶了个小小的脑袋。

    赵二射区区一个小娃娃一夜之间变大的事情令村民竞相称奇,村民们纷纷来看二射,二射也给村民们讲述了梦中受大禹所托修庙的事。听完这个故事,再看二射这神奇的变化,村民们纷纷认为此乃上天所降神谕,于是马上集资为“三皇”修建庙宇。

    修庙所用之材都是上等的青砖,村里最强壮的青年一次也只能搬动一块,而二射却力大无比,用一大箩筐装满青砖,一箩筐一箩筐地往修庙的地方背,村里人看了直呼神奇,连连惊叹不已。二射一想到大禹让他吃饱饭的允诺,浑身便有使不完的气力,夜以继日地背砖修庙,再加上全村齐心,只用两天时间就把庙宇建成。村民们把尧、舜、禹三尊像请进庙中,将庙命名为三官爷庙。

     

     讲述人:刘焕丰,79岁         肖培玉,72岁             韩冬生,65岁        刘天华,59岁           整理人:冯牧野

     

    傻小子蛮战练家子

    “一夜娃娃变大个,两天筑起三官爷庙”的故事很快传遍了军粮城地区,也惊动了塘洼村的武术泰斗狄向阳。从小习武的狄向阳不信老刘台村竟然有此神人,便带徒弟数人赶到老刘台村一探究竟。一到村里,狄向阳一行人便直奔三官爷庙。狄向阳才看到庙门,就听一声震天怒吼:“饭在何处?”狄向阳一行人的耳朵被这声狮吼震得嗡嗡直响,只见一身如铁塔但头如孩童的汉子从庙中走出,两个手指稍稍一用力就轻松地折断了庙门前一棵参天大树。狄向阳心想,好家伙,这人天生神力,若能引为门徒日后必可光耀狄氏武门。想罢,狄向阳飞奔上前,抱拳问道:“不知好汉尊姓大名?有何事如此恼怒?”

    这汉子正是二射,二射正恼大禹欺负自己年幼,诳骗自己为其修庙,修好之后,竟还是吃不饱饭,正准备折树吓唬吓唬庙里的塑像,好让大禹显灵让自己吃饱饭,却不料竟有人问他缘由,于是便将所梦之事一五一十告诉了狄向阳。狄向阳上下打量赵二射,惊喜夹杂,惊的是真有这等奇人异事,喜的是这赵二射天生一副好身板,真是练武奇才,心生爱才之心,忙安抚赵二射说:“二射,禹皇并未骗你,你若愿拜我为师习武,成了我的徒弟,区区饭食又何愁之?跟着师父,保证你一辈子吃饱饭!”

    就这样,赵二射投入狄向阳门下,成为其爱徒??啥渌淙惶焐窳?,但太过愚钝,连最基础的几个招式都学不会,狄向阳有时被二射气得不行,直叫二射“傻小子”。

    有道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一位练家子范某眼见狄向阳大名远扬,收徒无数,颇有几分不服。这日范某乔装为一小买卖人,推一车糕点前往塘洼村,至狄府门前,擎起重达几百斤的货车悬空许久,众人咋舌称奇,狄向阳听府外动静颇大,出府探视。狄向阳一窥便知一二,有道同行是冤家,敢情是练家子上门切磋,便从怀中摸出一叠铜钱,一边大声喝道:“卖货郎,我要买糕!”一边暗中催动内力,将一叠铜钱生生碾碎。范某见状冷笑一声,将货物轻轻置于地上,抱拳递上自己的名帖,准备和狄向阳一较高下。

    狄向阳一看来人功力不在自己之下,再一看名帖上书“范某”,他早知范某是闻名百里的武术名家,但不知其路数功底,恐怕与其相斗,是场硬仗,便心生一计,想让自己的徒弟与其先打,先看看范某的武功路数是什么样的再说。于是狄向阳抱拳道:“原来是范大侠,久仰久仰,不才偶感风寒,不如阁下先为我爱徒指点一二。众徒儿,谁替我与范大家讨教讨教?”

    众徒弟心想就是师父也难敌范某何况我等,都沉默不语。谁料到“傻小子”赵二射一步上前声称愿替师父向范某讨教。

    狄向阳也是一愣,赵二射除了蛮力浑身上下可说一无是处,但壮士一言,驷马难追,再反悔更是折了自家面子,只好令赵二射出战。范某从其货车中抽出一柄七星钢刀,信步走入习武场。狄向阳想起赵二射以树为枪一事,便让赵二射以粗大船杆为武器,并告诉二射:“傻小子,就是他不让你吃饱饭,不打倒他你又该吃不饱了。”赵二射一听顿时火冒三丈,拿起船杆便跃入习武场,猛然刺向范某。

    范某也是一惊,此人竟如此天生神力,急忙闪躲,不过几个回合下来,范某便看出赵二射根本不会武功。说时迟那时快,范某身形漂移,手中钢刀更是越挥越快。眼见船杆是越削越短,狄向阳急喝:“傻小子,别刺了,扫他,扫他!”赵二射奋力一扫,范某一个鹞子翻身站在船杆上,不料赵二射真是力大无穷,又是猛力一甩,径直将范某甩出十几米,直接摔晕过去。

    这一幕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谁也没想到武术大家竟被一个空有蛮力的傻小子给击败了。大家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些什么。这时,只见习武场中赵二射拍手笑道:“哈哈,师父,这下二射又能吃饱饭了吧!”

     

    讲述人:刘焕丰,79岁          肖培玉,72岁             韩冬生,65岁           刘天华,59岁          整理人:冯牧野

    传说中的“包公墓”

    传说在村西边,有一个大墓,但是谁也不知道这个墓的具体位置,也没有人知道这个墓是什么年代建的。村民们只是听祖辈说,唐代军粮城建城不久之后,这个墓就有了。

    关于这个墓主人的身份,可谓众说纷纭,有的说是唐代军粮城的城主,有的说是以前宋朝跟辽国打仗时战死的大将军,还有的说是宋代的奸臣潘仁美。虽然关于墓主人的身份众口不一,但村民们一致认为,这个石墓的墓主人肯定是个“大人物”,因为听祖辈们说,这个墓里面有个雕着青龙、白虎、麒麟、朱雀的大棺材,还有用水银做的瀑布,墓前有两个手拿长枪的巨人守护着墓的主人,还有特别多的金银珠宝。不过因为墓的具体位置无人知晓,所以到后来,不少村民认为这只是一个传说,只是把这个事儿当作故事来吓唬小孩子,说小孩要是不乖,墓里的巨人就会出来把他抓走。石墓的传说就这样一代代流传下来。

    1957年的某一天,老刘台村的村民在挖水渠的时候,一铁锨下去,突然碰到一个硬东西,村民们起初以为是地底的石块,没太注意,又使劲挖了一下,而这一铁锨下去,村民们便听见一声沉重的“咚”声。这下引起了村民们的怀疑,莫不是地底下有宝藏?于是村民们赶紧用铁锨小心翼翼地挖了起来,随着土被不断地刨走,一处雪白的石头板露了出来。“这啥石头这么白???”“对啊,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白的石头呢。”村民们十分诧异,一位见多识广的老村民上前摸了摸那块白色的石头,再凑近看了看,激动地跟大伙说道:“这石头可不是一般的石头,这可是汉白玉,在有皇帝老子的年景,帝王将相才配享用这样的棺木!”

    一听这是只有帝王将相才能用的汉白玉,大家挖得更起劲了,有的村民还飞奔回村叫来帮手一起挖。一时间,村里人倾巢而出,几乎全村人都拿着铁锨、铲子过来帮忙。不一会儿,一具大石棺出现在大家伙面前,原来刚刚挖出的是这具大石棺的一角。只见这大石棺通体雪白,白得耀眼,棺材板上还刻着一只飞龙和花草。“咦?这会不会是之前我们村传说的那个墓?”人群中突然传出这么一声疑问,“你看棺材上不刻着龙嘛!以前老人也说过墓里面的棺材也刻着龙啊,所以肯定是它!”

    村民们一看自己竟然挖出了传说中的那个“大人物”,激动得不得了,许多村民都不曾想过自己从小听的传说竟然是真的。“这棺材这么好,肯定不是潘仁美那个大坏蛋的,肯定是包公的,据说包公以前还来过军粮城断案呢!”“对,一般的人都用木棺材,只有大官才用石棺材,包公那么公正英明,所以才会给他用这么纯白的棺材!”“只有包公这样的好人才配用这么好的棺材!”一时间,村西边石墓主人是包公的传说便传遍了整个村,村中的这个墓则被称为“包公墓”。

    三四天之后,市文物局来人拉走了这具大石棺。后来经鉴定,石棺是唐代文物,但墓主人身份不详。

     

    讲述人:刘焕丰,79岁           肖培玉,72岁             韩冬生,65岁          刘天华,59岁           整理人:陈天诺

     

    “文官下轿、武官下马”的柴家

    老刘台村里有一个大户柴家,据说,这柴家是后周皇帝柴宗训的后代。明朝末年,柴氏一族与满人一起生活在东北一带,柴氏先人从小就跟着武师习武,力气比一般人都大,又跟着满人学会了骑马、射箭,武艺极高,所以柴氏先人虽然是汉人,但却深受满人的赏识。

    柴氏先人曾跟随满人一起征讨高丽,在征讨期间,柴氏先人骁勇善战,斩杀敌军百人,勇冠三军。因其征战高丽的卓著战功,所以柴氏先人以一介汉人的出身被钦赐“抬旗”,归入汉八旗。之后柴氏先人作为先锋军跟随满人一路挥师南下伐明,在大大小小无数次战争中立下赫赫战功。

    满人自入关之后,敕令女真八旗勇士跑马圈地,柴氏先祖虽为汉人,但战功卓著,被清廷封为“立国公”,并赏赐一件绣有银龙和祥云的黄马褂,之后更恩准其与八旗贵胄待遇相同。于是柴氏先人拿着龙票来天津东郊一带跑马圈地,从此后代便一直生活于此,而那件钦赐黄马褂作为柴氏家族的最高荣耀被高高供奉在祖庙里。后来柴氏后人迁来军粮城,因柴家有这件黄马褂,所以任何文官进军粮城都要下轿,武官则要下马,以示尊敬。由于柴氏后人害怕黄马褂被偷走,因此一直没有把这件钦赐的黄马褂示人,所以村民们只听说柴家有个黄马褂,但是谁也没见过。

    “文革”时期破“四旧”,柴家祖坟被刨开。“文革”后,柴家把被破坏的祖坟重新修葺一番。如今,村子里还有柴氏的后人在守着柴家的祖坟。

     

    讲述人:刘焕丰,79岁           肖培玉,72岁            韩冬生,65岁        刘天华,59岁           整理人:陈天诺

     

    刘   佩   闻

    早在抗日战争爆发前,刘佩闻(生卒年月不详)便是十里八乡人尽皆知的人物,不但家境殷实,还接受过新式教育,可以说是老刘台村学识最高的人?;甭傧莺?,日军在政治上采取“以华治华”的原则,日军相中了精通日语且人脉广泛的刘佩闻,但凡日本人来到军粮城地区,必定要请刘佩闻担任翻译随行。

    日本并未直接军事管制军粮城地区,1940年,日本农业资本家加藤三之辅在此成立军粮城精谷株式会社(又称军谷公司),将村民们作为种田的劳动力,以让村民为自己种植、加工的形式间接统治军粮城地区。加藤三之辅,日本巨贾之子,其父在日本国内被称为“朝鲜精米大王”。加藤本人毕业于早稻田大学仓储专业,并不是职业军人出身,长于业务而短于治理,偶尔会在地方事务的处置上向刘佩闻问询,刘佩闻则往往借机行护佑乡邻之举。

    刘佩闻与加藤二人真正实现了化敌为友,加藤替刘佩闻按日本习俗起了日本名字,更因敬重刘佩闻的为人,与其按中国习俗结拜为盟兄弟。毫不夸张地说,刘佩闻的日语讲得比中文还好,处事圆滑,所以加藤非常信赖他,加藤以下的其他日本人也都很敬重刘佩闻,日本人多次声言:“只要刘???,什么都好商量!”利用这个便利,刘佩闻在给日本人做翻译、当差的同时,帮助了不少老刘台村的村民。

    有一次,东郊的游击队偷袭了日军的巡逻小队,打死几个日本兵,日本人恼羞成怒,责令一定要查到游击队的下落,沉重打击抗日力量。但游击队来如影去如风,日本人怎么找也找不着游击队下落,找不到游击队,日本军官就没办法对上头交代。日本军官就以雇人搬运尸体的名义,招募了几名村民,让他们将尸体搬运到指定地点,心中却盘算着杀了这几个村民,冒充游击队员来应付上面的责令。当时刘佩闻正给这伙日军当随行翻译,察觉到他们“李代桃僵”的计谋,刘佩闻虽面无表情,内心却思绪万千,绞尽脑汁终于想到一个能不动声色暗示村民逃跑的办法。

    刘佩闻特意将茶壶底打漏,走到村民身边吩咐道:“你们几个,到河边弄点水来。” 其实刘佩闻是暗示村民“破壶盛水,有去无回”,让他们赶紧逃命。谁知道这几个村民贪图日本人的几个赏钱,也没走脑子去想刘佩闻的暗示,一会儿一身怨气地拎着破壶就回来了。刘佩闻背对着日本人给村民们使了好几次眼色,然而村民完全错误地领会了他的意思,日本兵倒开始警觉起来,刘佩闻怕日本人发现他的企图,只好作罢,而这几个村民最后都成为日本人的枪下亡魂。

    经过这件事,刘佩闻心中懊悔不已,一直责怪自己,想着当时要是能再说明白点,就能救这几个村民的性命,他们就不会白白送死。尔后,刘佩闻要是听说村里哪家人不小心得罪了日本人,被日本人关起来吊打,都会亲自跑到日本人那里为村民求情,最后凭着日本人的信任,这些村民都被救了回来。有的村民因为偷稻米,被日本人关起来毒打,刘佩闻也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与日本人进行交涉,让他们释放这些可怜的村民。在日本人的高压统治下,刘佩闻尽自己最大的力量,拯救了许许多多老刘台村村民。

    除了?;ご迕癫皇苋毡救松撕ν?,刘佩闻还积极借助日本人的力量为村里办实事。譬如他看到许多村民无事可做,又没钱开荒地种田,经常食不果腹,就游说加藤并自己出资一部分,带村民开了一大片稻田,这片稻田就是老刘台村的西洼子??甑咎镏?,刘佩闻便让村民们去种地。虽然稻谷要交给日本人,让村民们心有不甘,但村民也总算有口饭吃。他筹资为村里修建教习新式教育的刘台小学,虽然小学中实行的是日伪政府的奴化教育,但也推动了老刘台村新式教育的普及。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兵力日趋紧张,只得将适龄青年都招募军中,加藤三之辅也被强制入伍,军谷公司因此衰落下来。驻扎在海光寺的“北支派遣军司令部”急不可耐地撕去了伪装,成立“米谷统制会”(1943年),直接对军粮城地区展开统治,统治会下辖由三百多无赖、流民组成的勤农队,武装收购稻谷,在军粮城地区横行霸道,乡民苦不堪言,都将他们称为“擒农队”。刘佩闻利用关系左右活动,从勤农队手中拯救了不少乡邻。

    1945年,日本人投降后,国民党来到军粮城。当时的国民党政府对军粮城的一片地进行重新划分,本来属于老刘台村的一大片地被划走,村民们欲哭无泪。刘佩闻得知此事后,一纸状书呈上法院,状告天津县国民党当局非法占地。法院最终判定刘佩闻胜诉,将老刘台村被划走的地还给了老刘台村,这一“民告官”事件在军粮城乃至整个天津市都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一时间,刘佩闻的大名响彻整个军粮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刘佩闻因替日本人当翻译受到政治波及,但村民们都敬重他的为人,达成一致要?;ち跖逦乓患?,所以无论是土改还是“文革”时期,都没有人借题发挥挑起对刘佩闻的批斗。

    改革开放后不久,刘佩闻当选东丽区政协委员。1996年,当年的“大加藤”故地重游来到军粮城看望刘佩闻,还接刘佩闻一家一起去日本旅游。之后几次“大加藤”要在老刘台村开办日资企业,当时区政府一直不理解为何日方要将厂房设置在条件并不优越的老刘台村,事后才知道原来是他们加藤董事长交代过:“有刘佩闻的地方我放心。”

    讲述人:刘焕丰,79岁         肖培玉,72岁            韩冬生,65岁           刘天华,59岁           整理人:冯牧野              

     

    “职业”壮丁与革命

    1946年开始,随着内战爆发,华北国民党当局不断利用保甲制度征集壮丁,扩充其部队规模。一方面保甲制度严格控制了地方的人口登记,另一方面也给了一批人钻空子的机会。老刘台村就有群“职业”壮丁,打起了保甲制度的擦边球。

    当时十户为一甲,十甲为一保。彼时的国民党征丁根本不设年龄与身体条件限制,仅仅是硬性规定每甲需出一人充丁。古语言:“好男不当兵”,更何况这战火纷飞的年代。各家各户都不愿自家子弟投军,于是约定俗成,出丁那户人家可以得到本甲内其他九户粮钱的补贴。

    这种制度创造了一批老刘台村的“职业”壮丁,每次国民党征兵,这批人就踊跃报名,收了各家粮钱帮人顶替充丁。被军车拉走十天半月后,就见这批人陆陆续续逃回村来,坐享之前其他各户给的钱粮。下次国民党再征兵,又是这批人主动报名,收了钱粮,几天后又陆续逃回。这批人也不种田了,彻底将“被征兵”当成自己的“职业”。有时,偶尔断炊的他们还会向保长打听,啥时候政府再征兵。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国民党军也不都是傻子,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发现只要来刘台村抓壮丁,这一路上壮丁的人数就会越来越少,外加征兵时老是看见这几张老面孔,于是他们便想出了对策。

    不久之后,国民党军队再次来刘台村征兵,“职业”壮丁们又兴高采烈地登上了军车,跟村里人挥挥手,相约几天后见。谁知道军车一开起来就不停,眼看离村子越来越远,想跳车却被身边国民党兵狠狠抓住,不论吃喝拉撒睡都被士兵严密监视着。这群村民一直到被送进驻扎在张家口的“华北剿总”第11兵团,才被放松了监视。

    “职业”壮丁们这下傻了眼,欲哭无泪,心想这下可糟了,当几天大头兵混点饷钱作路费再回家吧。那时通货膨胀得厉害不说,国民党军队腐败至极,上级吃兵肉喝兵血,不把士兵当人看,长官还经常把仅有的饷银拿去搞黄金投机。“职业”壮丁们当兵本身就为了讨生活,没想到在军营里的生活还不如在村里,所以这段生活经历让他们恨透了国民党军队,私下里都表示共产党要打来,就算共产党不给钱,也给他们干。

    辽沈战役结束后,东北野战军入关参加平津战役。为增强平津地区守备,国民党当局下令驻扎张家口的部分国军逐渐向天津收缩。老刘台村的“职业”壮丁们一听能回家,顿时有了积极性,可谁知道这行军路上磨难重重。该军前后左右都布满了解放军,解放军采取疲敌战术,只要该军埋锅造饭就展开袭击,只要稍加休整就枪炮招呼,再加上领军将领昏庸无能,两天下来国民党军疲惫不堪,士气全无,可给“职业”壮丁们折腾坏了。于是大家暗地想着,赶紧别给国民党干了,早日投共的好。

    解放军在怀柔对国民党军发起攻击时,刘台村出来的人集体将军帽上的国民党党徽一摘,棉袄反穿,当时就反正了,跟着解放军打起国民党来。解放军整编时,“职业”壮丁们纷纷表示跟着党的队伍走,彻底赶跑“刮民党”,战斗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由在国军那边时的消极怠工,变得作战主动积极起来。

    这批老刘台村“职业”壮丁转化为解放战士后,陆续参加了解放华北、武汉、四川、海南岛等大小无数次战斗。大半个中国的解放战斗中都出现了刘台人的身影。

    解放后,作为革命战士的他们回到久违的老刘台村,当村民问他们怎么这次做壮丁走那么远、走的什么路的时候,他们往往是异口同声地答道:“路嘛走得是有点曲折,但总算上了革命路嘛。”

     

    讲述人:刘焕丰,79岁          肖培玉,72岁           韩冬生,65岁            刘天华,59岁             整理人:冯牧野

    热点新闻

  • 湖南省益阳市牵手第十二师二二一团举办“湘疆情深 爱洒兵团”捐赠仪式 2019-05-25
  • 一封请战书 一片赤子情 2019-05-25
  • 泸州老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2019-05-24
  • 少年少女们半夜相约花房, 第二天就可以带回家见父母 2019-05-23
  • 保温杯,嘴边的健康隐患 2019-05-22
  • 原来这小菜竟能让癌细胞自杀 以后可要多注意了-美食资讯 2019-05-21
  • 池州:上千名幼儿及家长共同诵读古今经典(图) 2019-05-21
  • [中国新闻]韩朝军方商定重启陆海军事通信渠道 2019-05-20
  •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 2019-05-20
  • 日本樱岛火山大规模喷发 目前尚无人员伤亡 2019-05-19
  • 陕西那些事儿——西部网 2019-05-19
  • 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理论论坛暨社会管理创新案例颁奖典礼 2019-05-18
  • 吉林省交通运输厅原党组成员、副厅长李恩会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9-05-17
  • 北京东城区食药监局夜查簋街小龙虾 2019-05-17
  • 女排面对6强全败创造耻辱!最大收获还在比赛受伤 2019-05-16